首页 基金介绍 资助项目 最新动向 相关资讯 图书库 站内搜索 同学会
 
 
 

  文物类

文学类

收藏类


      图书内容阅读


明清瓷器漫谈  (第1页)
简永桢: 各位尊敬的领导、学长和来宾,欢迎您们莅临今天这个瓷器讲座。首先我说明我的普通话非常差,但是我尽量用普通话来说片,希望你们多多包涵。(全体掌声) 今天的讲义及图录,大致上是取材自目前在香港中文大学展出的「竹月堂藏元明清一道釉瓷器」。 所谓一道釉,或称一色釉、单色釉、纯色釉、颜色釉,是指单一色彩的釉。据许之衡:《饮流斋说瓷》的定义:“凡罩釉一次者,谓之一道釉。无论青、黄、红、黑,种种诸色,得其一者,谓之纯色釉。若白色者,则谓之本色釉。” 我之比较喜好单色釉瓷器,可归纳于「莹洁素雅」四个字,颜色釉瓷不靠复杂的装饰技巧,而以净穆天然取胜,高雅凝重。 瓷器有别于陶器,是因为瓷土中含有高岭土(kaolin)。自元代以来,在江西景德镇烧造。按明末南昌宋应星《天工开物》一书记载,该镇不产白土,自婺源及祁门二县取材,前者有高梁山,产梗米土,性坚而不黏;后者有开化山,产糯米土,性软而黏。二土混合,始成瓷器之原料,此即自元代以来瓷器之二元配方也。 自明代以来,单色釉瓷与青花及彩瓷鼎足而三,单色瓷有接近五十个色阶,但实质是出自五色:即青、黄、赤、白、黑而已。 白瓷是我比较喜好的一个品种,因为它给我们一种纯洁的感觉。唐代有著名的「邢窑」,宋代有显赫的「定窑」,而明代有白瓷登峰造极的永乐「甜白」(展品04及05),是中国陶瓷上的表表者,据《陶录》记载:“脱胎器薄,起于永窑。永窑尚厚,今俗呼‘半脱胎’;另有如竹纸薄者一式,俗以‘真脱胎’别之。”永乐甜白轻微泛红或象牙色,当这个景象转到大脑中枢,令人联想到甜的味觉,故名。宣德的白器就略为泛青,不难别于永乐甜白(展品07)。整个明代都有生产白器,但能媲美永宣者,可能只有成化(展品08)及少量嘉靖(展品12)而已。清代康雍干三朝烧造的白瓷水准也很高(展品18、19、27),但无论如何,也追不上永乐甜白那种味道。 红色釉器是中国人器重的一个品种,自元代以来都有烧造,亦是成功率比较低的一种尝试。明代永乐(展品30)及宣德朝的宝石红(即釉中含铜及红宝石)尤为著名,及至明朝中叶,红釉技术衰落。清初康熙朝红釉始得复苏,其间有不带款的牛血红(俗称郎红)(展品31至34)及另一类带康熙款的红釉(展品39与40),尚有豇豆红(展品35至38)等品种面世。红色的变幻,取决于还原焰和氧化焰的效果。此后雍干间红釉器不断烧造,珊瑚红(展品46)及胭脂红(展品50)皆为一绝,令人叹为观止。 蓝色釉瓷大致上有霁蓝釉及天蓝釉两大类,前者在明宣德朝已有烧造,釉中含钴而经高温烧成。及至嘉靖朝,蓝釉烧造水准参差,佳者(展品53)仍可媲美宣德。康熙蓝器又再次取得突破,监窑官郎延极时期的霁蓝(展品55及56)尤为突出。雍正朝往往秉承康熙遗风(展品57至60),成功地将蓝釉技术推上另一高峰。天蓝釉始于康熙,含有大约1%钴,色调浅淡素雅,有若蔚蓝天空(展品67至73)。 另外一组常见色阶是「青」。粉青和豆青釉都是沿袭南宋龙泉窑以氧化铁为呈色剂的高温釉色。此类釉色自明初在景德镇已有烧造,但现今存世品则不多矣。康熙期间的青釉,尚略欠温润,但雍正产品就近乎完美(展品76,79,82,83,91,92及93)。在雍干时期,又有一款天青釉,所谓「雨过天青」,指淡蓝带灰的不透明釉色(展品95至97),故又称仿汝釉。除了仿汝,尚有仿官(展品98)及仿哥(展品99)等仿古釉色。 绿色是一种很青翠的颜色。孔雀绿釉自明代已有烧造(展品103),及至十八世纪,更有瓜皮绿(展品110及111),秋葵绿(展品113及114)及松石绿(展品106至108)面世。绿釉多以氧化铜为呈色剂,用中温或低温烧成。 以氧化铁为呈色剂的低温黄釉器创烧于明初景德镇官窑(展品117),其后以弘治朝的娇黄或浇黄最负盛名(展品118),嘉靖(展品121)及万历(展品123)也有烧造。康熙黄器略为色淡,雍正朝的娇黄器(展品126及127)已臻完美。雍正另有柠檬黄一新品种(展品125,131至133),精巧莹洁,讨人喜爱。 明清以来,始有酱色,后有米色,都是一些比较罕有的单色釉(展品143,144,145至147)。雍正的米色至为罕有(展品148至151)。所有这些出品,都是一种以氧化铁为呈色剂的高温颜色釉。 康熙及雍正朝有乌金釉(黑色)及茄色紫釉,都是非常有代表性的产品。黑釉(展品156至158)单以氧化铁为呈色剂而以高温烧成。茄皮紫釉(展品159至161)以锰为呈色剂及以低温烧成。 厂官,或称茶叶末,是中国传统铁结晶釉的重要品种,釉色黄、绿掺杂。因为各种效果,产生了鳝鱼黄(展品166)、蛇皮绿(展品168)及黄斑点(展品165)等美妙名称。 其实清代尚有很多创新及美丽的颜色釉瓷,包括炉钧釉(展品171),铁锈花釉(展品174),金釉(展品175)及窑变釉(展品176至178)等等。这些成就都是中国劳动人民累积千年经验及实践的见证。昔日帝皇有所需要,随意下旨命令烧造这个或那个釉色或形制,以当日来说得益的人实在微乎其微。 这些成就都是中国劳动人民累积几千年经验以及实践的见证。昔日皇帝有所需要,随意下旨命令烧造这个或者那个釉色或者形制,以当日来说得益的人实在微乎其微。但今天来说,全世界人民可以藉此了解到中国数百年来陶匠的心思工艺,既有创作,亦有美观。单色釉瓷器道尽以不浮、不嚣、不糜、不媚之态,表现出单色釉的美感,因此单色釉瓷器这一个系列,可以算是以其独特风格占有中国陶瓷艺术上的一个重要的席位。 各位若有空去香港一游的话,可以考虑去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参观一个名为“五色琼霞”的元明清一道釉瓷展览,展现将会在本年九月二十五日结束。
当前页数:[1/3]    下一页   最后一页